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9)      完本感言(03-29)     

隨身英雄殺238 護身寶符

  明月在天,劍氣縱橫,百丈虛空之間,已經完全被那明月劍氣所掌控。
    處在明月之下的鄭鳴,就覺得此時每一道籠罩在自己身上的月光,其實都是一道劍光,一道可以將自己斬殺的劍光。
    明月不滅,劍光不失!
    感受著那劍光的森然殺意,鄭鳴的手指豁然點出,這一次鄭鳴施展的,依舊是歸元一擊。
    隱含著熊把全部力量的歸元一擊,化作三色的電光,瘋狂的朝著那圓月轟了過去。
    一道道劍芒,在虛空之中升起,瘋狂的砍在那三色的電光上,想要阻攔這三色的電光,但是隱含著風云霜三種力量的電光,卻好似穿破窗欞紙的利劍,絲毫不受阻攔。
    也就是頃刻功夫,挾著無上力道的指芒,已經轟擊在了那一輪明月之上。而就在電芒要轟擊在圓月上的剎那,那圓月變成了一道月牙。
    一道細細的,好似一道線一般的劍芒。
    此刻,鄭鳴所擁有的,是雄霸的戰斗意識,當他看到那細細的,猶如一條線的劍光時,眉頭頓時皺起。
    本來已經被全部轟出的三分歸元氣,再次瘋狂的在鄭鳴的身上匯聚,同時再次揮出了一式。
    三分天下!
    三道顏色不一的指芒,分別代表著天霜拳、風神腿、排云掌的力量,朝著那劍光再次沖了過去。
    細如蠶絲的劍芒,在和歸元一擊碰撞的剎那,那銳利無比的歸元一擊,就被從中間劃成了兩段。
    而那細細的劍絲,雖然變的無比的黯淡,卻朝著鄭鳴直接斬了過來。
    站在兩人交手之中的王左軍,此刻就覺得自己的身上,不斷的流淌著冷汗。
    他雖然看不清楚,兩個人交手的情形,但是那無邊的殺機。卻讓他的腿都顫抖。
    如果兩個人的招式,哪怕有一點透漏到他的身上。恐怕他都是死路一條。
    那王家老祖給他的護符,雖然號稱能夠接得下一品高手的一擊,但是面對死亡的威脅,他的心依舊顫抖的厲害。
    就在他思索著自己是不是先找個地方躲一下的時候,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陡然出現在了他的心頭。
    順著這種感覺,王左軍就發現。有一道指芒,竟然從遠處朝著他直接劃了過來。
    這指芒雖然不如剛才鄭鳴攻擊那月輪之時的三色指芒,但是了無痕跡之間,卻隱含著一種別樣的殺意。
    在這指芒下,王左軍就覺得自己行動都有點艱難。
    躲不過去,自己絕對躲不過這一擊,心中黯淡的王左軍,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將自己衣袖之中的護符掐碎。
    雖然這護符。自己家的老祖說珍貴異常,但是再珍貴的東西,只有使用了。才能夠體現出他的價值。
    如果這護符救不了自己的性命,他的價值就算是再大。和自己又有什么關系。
    在護符被掐碎的剎那,那一道好似無形的指風,也來到了王左軍的身邊。此時,一聲來自金無神的輕喝,也在王左軍的耳邊響了起來。
    這聲輕喝,代表著金無神的憤怒,但是王左軍已經沒有心思理會這種輕喝的意思,他最重要的,是保住自己的性命。如果自己的性命保不住,一切都是白費。
    指芒越來越近。那死亡的氣息,籠罩在王左軍的身上也越來越緊,在這死亡氣息的籠罩下,王左軍就感到自己整個人,好似有一種崩潰的感覺。
    就在王左軍準備催動自己體內的真氣,進行拼命一搏的時候,一股碧綠的光罩出現在了他的身外。
    在這光罩升起的剎那,王左軍就覺得自己好似沐浴在水里,他感覺這一刻,自己整個人,都變的無比的輕松,無比的安寧,無比的……
    如果自己能夠將這種和自己修為相近,但是其質量確實自己所修真氣十倍,不應該是百倍的力量吸納進體內的話,自己的修為,一定有巨大的進步。
    可惜的是,就憑他的修為,想要吸收著光罩里面的力量,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無形的指風,重重的擊打在了那碧綠的水罩上,剎那間,升起了一層層的波瀾。
    但是,處在護罩之中的王左軍,此時卻是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站在護罩之中的他,用一種驕傲的目光,看著正朝著自己沖來的雄霸。
    鄭鳴沒有想到,自己的三分神指刻意對王左軍的偷襲,竟然沒有任何的用處,那王左軍身上詭異的碧綠色護罩,讓他感覺到一種詭異的力量。
    雖然那是一個沒有生命的護罩,但是這護罩就好似一個整體,在不斷的吸取著四方的力量。
    雄霸的力量雖強,卻不見得能夠攻破這個護罩,而攻不破這個護罩,自己就誅殺不了王左軍。
    在自己要誅殺的對象之中,如果說鄭鳴最想殺的人,那就是王左軍無疑。
    畢竟抓自己的家人,并要將自己的家人送上斷頭臺的人,就是這個王左軍。
    無論如何,都不能放過這個王左軍!
    而就那綠色護罩升起的瞬間,司空家族的老祖眼眸中露出了一絲艷羨的神色。他帶著感慨的道:“真是沒有想到,王家竟然還存在著如此寶物。”
    王家老祖的心頭,此時正在滴血,畢竟這種保命的東西,他們王家也不多。
    而且,用一個少一個,還不知道他們那多年沒有聯系的老祖,什么時候才能夠再賜下這種保命之物。
    要不是王左軍對于王家實在是太過重要,王家老祖說什么,也不會將這種東西交給王左軍用。
    不過,現在東西既然已經拿出來用了,再說其他的話語,都已經是枉然,所以王家老祖呵呵一笑道:“也就是祖上遺留下來的最后一張。”
    雖然嘴里面說最后一張,但是他的神色,卻半點都沒有最后一章的意思。這是一種夸耀,一種赤裸裸的夸耀。
    看著王家老祖那帶著欣喜樣子,謝家老祖等人的眼眸中,除了不屑,還帶著一絲的嫉妒。
    畢竟這種保命的符咒,他們家族一張都沒有傳下來。
    “有這護符,左軍最少一刻鐘之內,應該沒有什么問題。”司空家族的老祖看著護符,感嘆的說道。
    “雄霸兄,這一劍就要結束,我看咱們就此結束吧!”金無神的聲音,這一刻也響了起來。
    鄭鳴看著已經開始消散的劍光,知道金無神已經準備收劍,而按照約定,他也該放了王左軍。
    可是他的心中,實在是很想很想將這個可惡的王左軍弄死,而且這種念頭,還很瘋狂。
    “金兄,你也接我一招!”沉吟了剎那的鄭鳴,陡然騰空而起,朝著金無神狠狠的轟出了一掌、一腿!
    掌,是排云掌,而這腿,則是風神腿。
    全部的風云之力,從兩個方向,朝著金無神的位置狠狠的轟去,剎那間一片云海和滾滾的旋風,從左右兩個方向,朝著金無神夾擊了過去。
    金無神看著鄭鳴轟出的風神腿和排云掌,神色并沒有什么變化,甚至他的臉上,還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
    雖然排云掌和風神腿的威勢,在他的眼中不算是太弱,但是,比之剛才鄭鳴施展的歸元一擊,實在是差了不少。
    對他而言,鄭鳴這兩種攻擊,實在是沒有任何的威脅。而且,他還發現,鄭鳴這兩種攻擊因為角度的問題,還沒有到他的身邊,就會碰撞在一起。
    就算是同一個人的攻擊,就算是兩種相同的力量,在碰撞的時候,也會讓這兩種力量消散。
    更不要說,這兩種是不同的力量。
    這個雄霸,莫非只是想要這種方式,結束這一場大戰嗎?心中這個念頭升起的金無神,手中七尺長劍輕揮,一道青色的劍芒,將他整個身軀團團護住。
    綠色光罩之中的王左軍,自然也看到了這兩種不同的攻擊力量,他雖然自覺自己接不下這種攻擊,但是他知道,現在這種攻擊對自己沒有威脅。
    他覺得,他同樣看透了這個叫做雄霸的人有點內強中干的意思,但是他不敢說出來,畢竟他的身份,和這個雄霸實在是差了點。
    如果自己胡言亂語,惹惱了這個叫做雄霸的家伙,讓他不顧一切的追殺自己,那就太倒霉了。
    就在王左軍緊閉著嘴巴,等待著事情結束的時候,風神腿和排云掌的勁風,在他的身前碰撞在了一起。
    風和云的碰撞,瞬間讓兩者的威勢,一下子降低了五成,就在所有人都覺得,事情到此應該要結束的時候,那碰撞在一起的風云,陡然卷起了一陣旋風。
    這一股旋風,有風的旋動,更有云的飄逸!
    金無神的眼眸,陡然睜開,他有點不敢相信的看著那一股旋動的力量。雖然這旋動的力量并不是很狂暴,但是他卻從這股力量之中,感到了恐懼。
    一種發自內心,讓人不覺之間,就升起的恐懼。
    司空家族的老祖、王家和謝家的老祖,同時感到了這股力量,他們的眼眸之中,這一刻有的,同樣是恐懼。
    他們也感到了這股力量的強大,他們也感到了這種力量的威脅,他們忍不住都要飛身離開。
    這股力量,卷動著風云,朝著王左軍的位置,直接轟了過去,那講三分歸元氣直接當下的護罩,在這股力量的旋轉下,剎那間破碎了開來。
    PS: 第一更奉上,可愛的貓貓求支持,求訂閱,訂閱!訂閱!訂閱!有能力訂閱的兄弟,請給俺一份訂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