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3)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3)      完本感言(04-03)     

隨身英雄殺237 三分歸元之歸元一擊

  對于王左軍的生死,最在意的人,只有王家的掌權者,那位王家的老祖。
    不到三十歲,就已經成為了四品強者,這幾乎已經注定,王左軍能夠成為一品強者。
    而一個一品強者在王家的地位,那就是定海神針。所以,王家老祖愿意犧牲一個三品的強者,但是他絕對不愿意犧牲王左軍。
    就在化身成為雄霸的鄭鳴,提出要誅殺王左軍這句話的時候,王家老祖就已經下定了決心,那就是無論如何,他都要保住王左軍,保住王家這個希望。
    而對于謝家和司空家族的老祖而言,王左軍如果死了,實際上更符合他們的利益。
    所以他們很愿意王左軍死,甚至可以說,要是有機會,他們絕對不介意親自將王左軍送下地獄。
    只是,王家和這兩家,也一起合作了多年,他們雖然有這種心思,卻也知道王家絕對不會答應。
    所以,這兩家的老祖,此時有的,是沉默!
    “要戰就戰,雄霸你打破我大晉王朝京城城墻,本就是我大晉王朝的死敵,今日,我等要將你留在大晉王朝之中!”王家老祖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的陰森。
    “既然如此,那咱們就戰上一場,我倒要看看你們所謂的三大家族,究竟有什么通天之法。”鄭鳴說話間,緩緩上前一步,他這一刻,準備再次催動自己心頭的英雄牌。
    司空家族和謝家的老祖對視了一眼,他們明白王家這一次,是鐵了心絕對不會退步。
    而鄭鳴這個讓他們難以把握的狂暴男子。同樣不會在這件事情上退縮。而一旦再次打起來。這件事情對于大晉王朝以后的危害將會變的很大。
    他們兩個。這個時候,也難以做出決斷。
    就在兩個人沉吟的時候,那一直站在一邊的金無神淡淡的道:“雄霸閣下,不如咱們賭上一把。”
    劍帝金無神,雖然不是大晉王朝最頂尖家族的人,但是他卻是公認的大晉王朝第一人,大晉王朝的守護神。整個大晉王朝,沒有人膽敢質疑他的話語。
    就算是司空家族的老祖。對于這位高高在上的劍帝,也要留上九分的顏面。
    鄭鳴看著長身玉立的金無神,稍微遲疑了片刻,淡淡的道:“閣下要賭什么?”
    “賭一招,如果你能夠在這一招的比斗中勝出,我方交出王左軍的性命,如果你不能再這一招中勝出,那么劍狩的事情,就到此為止,如何?”
    劍帝金無神在大晉王朝之內。一向說話很少,而此時他說出如此多的話。就是再向人昭示,他對于這個不知道來歷的雄霸的重視。
    鄭鳴此時的怒意,也平息了不少,對他而言,雖然殺了王左軍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將家人救出來。
    同時他的心中,還有一股洶洶的戰意,要和劍帝金無神分一個高下。
    其實鄭鳴不知道,這股在他心中升騰的熊熊戰意,并不是屬于他的,這股戰意的主人是雄霸,雖然現在第一張英雄牌對于鄭鳴的影響已經消散,但是雄霸那種傲絕天地的性子,卻留了下來。
    剛才和劍帝金無神的交手,雄霸并沒有占據上風,這讓雄霸感到非常的不爽。
    而這種不爽,一直隱藏在鄭鳴的身上,所以聽到金無神的提議,鄭鳴瞬間就心動了。
    除了一張雄霸的英雄牌,他還有一張太古金烏牌,這是他最大的保障,如果有人膽敢在這件事情上耍手段的話,鄭鳴說不得就要讓整座城池,赤地千里。
    “好,我跟你賭,不過咱們也不用那么麻煩,讓那小子站在咱們中間,如果他能夠活,算是他的命大,他死了,自然一切休提!”鄭鳴朝著王左軍看了一眼,不容置疑的說道。
    王左軍的連都嚇得有點蒼白,讓自己站在兩大高手交手的中間,那死亡的機率是相當的大。
    雖然他王左軍有自己的驕傲,可是這種明顯是送命的事情,他真的不相干。
    但是,這一刻,他的生命并不屬于他。他的生死,在鄭鳴和金無神的決定之中。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朝著王家的老祖看去,他希望這位一直以來,都是最寵愛自己的老祖,能夠幫著自己說句話。
    王家老祖自然也能夠感覺到這之中的風險,而從他的角度出發,他自然不愿意自己家族之中,最優秀的人物,死在這一場打賭之中。
    所以在稍微猶豫了一下,還是朝著金無神道:“金兄,我看這件事情還是……”
    金無神冷冷的朝著王家的老祖掃了一眼,一股殺意從他的身上溢出,雖然金無神沒有說話,但是他的殺意,卻已經在告訴王家老祖他的決定。
    感受著金無神的殺意,王家老祖不由得心生退縮,他自己清楚,自己不是金無神的對手,更重要的是,站在一邊看熱鬧的司空家族老祖道:“王老弟,既然金兄已經說出了這句話,那就按照金兄的意思辦。”
    “是啊,金兄言出必行,他一定不會讓左軍受到傷害的。”謝家老祖這一刻,也沉聲的說道。
    王左軍的心,沉得越加的厲害,此時他的心中,充斥著不甘心,他一向都覺得,別人的生死應該掌控在他的手中,可是現在,他真的感到,自己的生死不由自己的感覺。
    而這一切,都因為自己接手了誅殺鄭鳴的事情。
    這就是一個蟲子,在接手這件事情的時候,王左軍就對這件事情有了一個判斷,可是現在,他才真正的感到,鄭鳴不是一個蟲子,鄭鳴是一個可以要了他性命的人。
    早知如此,自己何必接下這種活計。可是現在。一切都已經由不得他自己。
    “老祖。那……那真的很……”
    王左軍的話沒有說完。王家的老祖已經沉聲的道:“好男兒敢作敢為,左軍你乃是我王家年輕一代的表率,又豈能心懷畏懼,裹足不前!”
    聽著王家老祖訓斥的話語,王左軍知道,自己這一刻,已經沒有地方躲避了。他的目光,朝著四周看去。卻發現不少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就好似看著一個死人。
    特別是那謝家的謝凌風,更是以一種似笑非笑的樣子看著自己,這種樣子,讓王左軍很不爽。
    就在王左軍有些沉吟的時候,那王家的老祖來到王左軍的近前,重重的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道:“還不過去,更待何時!”
    這一拍的剎那,王左軍感到有一樣東西落入了自己的手中,他仔細一捏。發現這是一個巴掌大小的玉符。
    “這玉符乃是當年老祖返家之事所賜的護身至寶,你拿在手中。在生死攸關的關頭,可以捏碎這玉符,他能夠保你抵擋一個一品高手的全力一擊。”
    王家老祖的聲音,輕輕的落入了王左軍的耳中,這讓王左軍那本來黯淡的心神,剎那間活躍了起來。
    當年的老祖賜下的護身玉符,這價值之高,王左軍有點不敢想想,他知道,這種玉符,在他們王家,也不見得有幾塊,現在老祖賜給自己,更說明對自己的重視。
    心中歡喜的他,朝著謝凌風的方向看了一眼,眼眸中帶著一絲的不屑。
    你謝凌風覺得我王左軍要死,可是這一次,你真的猜錯了,我絕對死不了。
    隨著王左軍昂首挺胸的走在那廢墟的中間,金無神的目光,再次落在了鄭鳴的身上。其實這個時候,金無神的心頭一經升起了一絲的疑惑。
    剛剛和鄭鳴交手的時候,他感覺中的雄霸,是一個修為高超,真氣雄渾之極的一品武者,一個讓自己都感到沒有必勝把握的存在,可是現在,這個雄霸的外表雖然沒有什么變化,但是他身上的氣勢,卻減弱了不少。
    如果不是他一直都將目光落在這個雄霸的身上,金無神甚至覺得,這個雄霸,已經被人給調換了。
    但是心中再懷疑,金無神也將自己手中七尺長劍緩緩舉起,一時間,森然的劍光,快速的朝著金無神的身邊匯聚。
    也就是一個瞬間的功夫,那些匯聚的劍光,在金無神的身后,化作了一個光芒耀眼的月盤,而金無神整個人,就好似在這圓月之中。
    鄭鳴在金無神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時候,就開始催動了自己身上的第二張雄霸英雄牌。
    那一股君臨天地的氣勢,隨著第二張英雄牌的催動,再次出現在了鄭鳴的身上。
    就在那圓月升起,劍光照耀四方的瞬間,鄭鳴的手掌下壓,無盡的元氣,開始朝著鄭鳴身上匯聚。
    三分歸元氣的歸元一擊!
    雖然這一招,在剛才對戰金無神的時候,鄭鳴已經施展過一次,但是這一次,鄭鳴施展的歸元一擊,威力會更強,而且這歸元一擊,鄭鳴準備配合風神腿使用。
    所以,不等金無神的圓月出手,鄭鳴的身影,就詭異的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風無形,一出手,鄭鳴就將風神腿的腿法施展了出來,也就是剎那的功夫,鄭鳴已經出現在了王左軍的近前。
    他雖然殺不了金無神,但是要誅殺這王左軍,卻也只是彈指之間的事情,而他的目標,也是誅殺王左軍。
    王左軍看著剎那來到自己近前的鄭鳴,可謂是心驚膽寒,他雖然已經做好了各種準備,但是他怎么都沒有想到,鄭鳴的出手,竟然會如此的快速。
    快的他,根本就沒有反映的時間。
    而就在鄭鳴那匯聚了全部三分歸元氣的一直朝著王左軍的方向點出的瞬間,一輪明月出現在了他的近前。
    ps: 今日第二更奉上,求求求求各種票票,特別是有評價票的兄弟,就給俺幾張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