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4)      完本感言(12-14)     

隨身英雄殺236 你膽子不小

  金無神的神色,頓時就有些陰沉,他看向王家老祖的神色,更露出了一絲責怪的味道。
    王家的老祖,此時雖然也是滿腔的怒氣,但是再金無神的目光下,卻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
    他本以為,這個沖入他們家的一品高手,是挑釁整個大晉王朝,卻沒有想到,竟然是他們家招惹了人家的弟子。
    對于這種事情,他還真不好直接否認,畢竟王家那么多人,招惹到厲害人物的事情,也不是沒有。
    只是他的心中,卻是對那招惹的人恨極,畢竟一下子被斬殺了四個三品的武者,這損失實在是太大了。
    而司空家族的老祖和謝家的老祖,此時的眼中,卻露出了一絲的微笑,雖然他們表面上說同氣連枝,但是彼此之間的爭斗,卻從來都沒有少過。
    畢竟大晉王朝的資源,對于他們而言,實際上也是有限,這些資源分配的人越少,自然是越少。
    “閣下是不是有什么誤會?”王家老祖沉吟了剎那,話語中帶著一絲小心的問道。
    雖然他的心中,恨透了方凌,但是金無神現在擊敗不了方凌,他就知道今日就算是他們聯手擊敗鄭鳴的話,也無法留下鄭鳴。
    給自己家族樹立一個一品的敵人,那實在是一種猶如噩夢一般的事情。所以,王家老祖在艱難的抉擇之后,還是決定暫時將這口氣咽下去。
    “誤會,怎么會是誤會,王左軍。你不是讓我的弟子來這京城送死嗎?”鄭鳴此刻。身上的雄霸氣息并沒有完全消散。他目光落在王左軍的身上,聲音中帶著冰冷的說道。
    王左軍在鄭鳴用手抓向他的時候,就已經感到,這件事情,好似和自己有關。
    但是王左軍卻怎么想都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得罪了這樣一個大人物的弟子。
    雖然他在大晉王朝,也是最驕傲的那一小搓人,但是他很清楚。有一些人,并不是他能夠得罪的。
    比如心劍閣的傳人,比如七情宗的高手。對于這些人,他一般都是彬彬有禮的結交。
    如果自己知道的人之中,有一個一品高手的師傅,那么他王左軍絕對會去交好,而不會和這樣的人物,發生任何的不愉快。
    本來正費盡腦子在自己心頭搜尋的王左軍,此時被鄭鳴這句話一說,頓時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
    他恭敬的朝著鄭鳴行了一禮道:“前輩。我是第一次面見前輩,晚輩可以發誓。絕對沒有得罪過前輩的弟子啊!”
    王家的老祖,這個時候神色也緩和了一些,既然王左軍這樣說了,那說不定就是一個誤會。
    可是,想到誤會這兩個字,他的心中就有點發苦。
    雖然他很不愿意和這位比他修為還要強的一品高手為敵,但是家族之中一下子死了四個三品武者的損失,同樣讓他感到心無比的痛。
    但是這筆債想要討回來,卻也不容易,靠司空皇族和金無神,基本上沒有希望。
    而王家,他自己自然是不成,但是要將那些隱居在高高在上的宗門之中潛修的前輩搬出來,他并不覺的自己有這種本事。
    畢竟,這種事情對于那些長輩們來說,真的算不了什么。
    “我弟子的家人是你抓的,城門口的告示也是你讓人貼上去的,你倒是說說,我哪里冤枉了你?”看著王左軍一臉委屈的樣子,鄭鳴心中的怒意更增添了五分。
    自己沒有招惹你們這群家伙,你們追殺我也就罷了,還將我的家人一同追殺,此仇焉能不報!
    王左軍是一個聰明的人,他聽到鄭鳴說道城門口告示的事情,頓時腦袋中靈光一現。
    “前輩的弟子……莫非就是鄭鳴?”說到鄭鳴這兩個字,王左軍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的戰栗。
    鄭鳴是誰?在場的人之中,知道的還真的不多,對他們而言,鄭鳴只不過就是一個螻蟻,他們根本就不用將這么一個還沒有突破七層的人放在心上。
    而這次劍狩之會,更不會驚動他們這個級別的存在,實際上劍狩的決定,是司空紫符和王謝大家的族長,決定下來的事情。
    只是,王家老祖在聽到王左軍提到鄭鳴這兩個字的時候,就心中一沉,他覺得這件事情,應該和自己家族脫不了干系。
    “嘿嘿,你還算是想起來了,不錯,我那弟子,就是鄭鳴。”鄭鳴說到此處,冷冷的看著王左軍道:“敢抓我弟子的家人來威脅他,你膽子不小!”
    王左軍的身軀,顫抖的越加的厲害,本來,他只是以為鄭鳴就是一個窮家小子。一個連九品都不是的家族的小人物,就算是運氣好,悟性也不錯,卻也難以和他這等高高在上的鳳凰比較。
    卻沒有想到,這個鄭鳴的身后,竟然站著一個如此強大的師尊,一個讓他心中恐懼的師尊。
    有這樣的師尊,你怎么不早點講出來,那劍狩的時候,你就應該將你的師尊請出來。
    這樣的話,我還用被這樣的黑鍋嗎,我還用被訓的好似一個孫子一般嗎?
    心中哀怨,但是王左軍絕對不會背這樣的黑鍋,要知道,這可是要死人的,剛才那人的出手,可是不遜于作為大晉王朝第一個強者的金無神。
    而他要殺自己的話,就算是王家,也阻攔不了他。
    “前輩,捉拿鄭鳴并不是晚輩的主意,晚輩也是奉了國君的命令,要不是國君有命,我和您的弟子無怨無仇,我怎么可能對您的弟子動手。”
    “晚輩這只是奉命行事,還請前輩見諒啊!”
    王左軍最后見諒幾個字,幾乎是吼出來的。他覺得。只有這樣。才能夠表明自己的冤屈。
    司空家族的老祖眉頭一皺,這件事情他剛剛打定主意,就當是看熱鬧,卻沒有想到,這件事情竟然又牽涉到了國君。
    雖然一個國君的生死,他并不是太放在心上,但是這畢竟牽涉到了他們司空家族。
    要是這件事情處理不好,一個可以和金無神并列的存在找他們司空家族的麻煩。那對于他們司空家族而言,真不是一件讓人感到愉快的事情。
    “是什么情況,讓那國君過來說一下。”就在司空家族的老祖準備分辨一下的時候,一直沒有怎么開口的金無神,冷漠的說道。
    金無神此時的話,就是命令,所以立即就有三品高手,快速的朝著司空紫符所在的位置沖了過去。
    司空紫符還沒有來到,但是他卻在迅速的趕來,王家竟然被人打上門去。這本來不管他的事情,但是來人一拳將城門給打成了廢墟。他這個國君,則不能不出面。
    只不過他的速度并不是很快,要說王家被人打上門去,在他看來,還是一件挺好的事情。
    畢竟,作為國君的他,對于王謝兩家,從來都沒有一點好感。
    這王家也不知道惹了什么樣的煞星,竟然將王家的大門都打成了碎粉。
    唔,王家四個三品級別的支柱,竟然也死在了那煞星的一擊之下,好啊,實在是太好了,嘿嘿王家的老頭子,看看在面對自己的時候,還有沒有那一股子驕傲之氣。
    這一次,恐怕王家連哭的心都有了吧。
    而當金無神出手的時候,司空紫符的心中,還帶著一絲的惋惜,這位護國劍帝一出手,可是要解了王家的困境,這不是太好啊!
    但是接下來的消息,讓司空紫符意識到,事情沒有他想象的那么簡單,金無神和那個人的交手,竟然只是打了一個平分秋色,那個人沒有敗,金無神也沒有勝。
    怎么可能,那個煞星的武技,怎么可能和金無神平分秋色,金無神是什么人,他怎么可能會……
    各種各樣的念頭下,司空紫符已經將看熱鬧的心思淡化了一大半,他這個時候才感到,來的人,已經有撼動大晉王朝根基的可能。
    “陛下,各位老祖讓您立即過去一趟!”三品的武者只是朝著司空紫符一抱拳道。
    讓自己過去,司空紫符的臉色頓時就是一變。雖然他是國君,名義上高高在上,但是實際上,最終掌握著整個國家走向的人并不是他,而是那幾個一品的老祖。
    甚至可以說,他的王位,只要那幾個人歪歪嘴巴,就要換成他另外的兄弟來做。
    在那煞星出現的時候,他就沒有想過上前,畢竟以他還沒有突破三品的修為,要是真的沖過去的話,那也只是過去送死。
    和心中對危險的恐懼相比,更讓他感到難受的,還有一點,那就是這個時候讓他過去,究竟有什么事情。
    他自己心中很清楚,這種級別的高人,根本就不是他這等人物,可以插上手的。
    “老祖可說有什么事情嗎?”司空紫符說話間,手里面已經多出了一塊晶瑩剔透的玉石,神不知鬼不覺的遞給了那個三品武者。
    三品武者接過玉石,眼眸中露出了一絲歡喜,這玉石對于修煉者的好處很大,他哪里會客氣。
    “聽說是關于鄭鳴的事情,那個來找王家麻煩的人,是鄭鳴的師尊。”
    鄭鳴,聽到這兩個字,司空紫符差點問出鄭鳴是誰的話來,好在司空紫符的腦子,還沒有完全被燒毀,剎那功夫,他就想到了關于鄭鳴的事情。
    那個闖過了十層萬劍塔的小子,那個讓自己組織劍狩,但是最終卻將各大家族的少年殺的七零八落,哭爹喊娘的小子,那個自己吩咐王左軍動手收拾的小子。
    這本來就是一個小事情,要被自己誅殺的鄭鳴,也就是一個小的不能夠再小的小人物。
    他……他什么時候,多了一個如此厲害的師傅,要是知道他師傅如此的厲害,自己也不會……
    ps: 今日第二更,年底將到,各種瑣事纏身,所以今日只有兩更,感謝所有兄弟對貓的支持,對隨身的支持,最后俺要說一句,俺每一章都是三千多字,要是分開兩千字一章,也可以三更,但是貓作為一個節操滿滿的好少年,絕不會這樣做!
    如果大家覺得貓的節操值得鼓勵,求月票、求推薦票、求評價票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