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235 劍帝無神雄霸天下

  指風猶如狂潮,每一指都隱含著莫大的威力,那王家修為達到了一品的老祖,拼命的在自己的體外,催動了一個深藍色的光照。
    真氣外放,凝聚成罡,在大晉王朝之中,可以說是無物可破的手段,但是此刻,卻只能被動的承受著那鋪天蓋地的指風的襲擊。而且每一次的指風,都讓那外放的真氣,減弱三分。
    可以說這一刻的王家老祖,除了挨打,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反抗能力。
    這對于一個稱雄于大晉王朝的一品高手而言,可謂是相當的痛苦。可是他就算是在痛苦,此刻也不敢分心施展起他的手段,因為那會要了他的性命。
    一聲聲的慘叫,此時在虛空之中響起,伴隨著這些慘叫聲,就見那四個中年的三品武者,在滾滾的指風之中,已經被打成了飛灰。
    隱含著風云霜三種力量的三分歸元之力,又豈是他們這種三品武者可以抵擋的,他們的真氣和王家一品老祖相比,差的實在是太遠,所以他們只有死。
    王左軍等王家子弟,這一刻除了恐懼,還是恐懼。
    這四個老者,一直都是王家的中流砥柱,被人稱為王家四柱,只要是出現有危機到王家的事情,一般都是這四個人出手。
    雖然他們的死亡,并不能夠動搖王家的根基的,按時卻讓王家大傷元氣。
    當滾滾的指風消散的時候,已經狼狽不已的王家老祖,滿臉憤怒的看著四周百丈之內,全部變成碎粉的王家大院。
    他的眼眸之中,這一刻充斥著火焰,他怒視著那毀掉了王家宅院的人,如果可能的話,他現在就想要取下這個人的性命。
    可惜,他的修為不如眼前這個人,從這個表現的手段來看。雖然大家都是一品,但是他覺得自己比這個人。差的實在是太多了。
    “閣下,我王家究竟和你有何愁何怨,值得閣下下如此狠手!”王家老祖的聲音之中,已經帶著一絲的哭腔。
    也就在這個時候,虛空之中響起了一聲長嘯。這長嘯如劍鳴,殺氣直沖三千里。
    聽到這長嘯,王家老祖的臉上。瞬間升起了一絲的驚喜之色,他幾乎大聲的喊道:“金兄,我王家有難,還請金兄救上一救!”
    這喝聲剛剛喊出,一股森然的劍氣,就好似從九天之上而來,無數的人在這劍氣之下,就覺得自己的身體在顫抖。
    他們就感到,自己在這劍氣之下。就好似一個顫抖的鵪鶉,只有恐懼。
    鄭鳴在這劍氣出現的剎那,也感到了一絲的威脅。他運用過葉孤城的英雄牌,但是他此刻。卻不得不承認,這個人身上的時劍意殺機,遠在葉孤城之上。
    怎么可能?
    在鄭鳴的心頭,葉孤城的劍道追求,已經到了絕頂的地步,而這個人,好似還超過了葉孤城。
    不過,此刻,已經沒有太多的時間留給鄭鳴對比。他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打出了三分神指最強的招式歸元一擊。
    而就在鄭鳴打出歸元一擊的剎那。虛空之中,一片金光如電,剎那間籠罩天地乾坤。
    在這金光下,萬物震顫,天地一時間為之變色!
    無盡的金光之中,鄭鳴看到了一個人影踏著金光而來,而這金光,就是他的劍光。
    這個人是金無神,號稱大晉王朝天下第一的金無神。那無盡的金光,實際上就是一劍。
    金色的劍光和紅綠藍三色的指芒,在虛空之中碰撞,就好似兩道最強的雷霆,碰撞在虛空之中。
    王家的所有武者,幾乎都沒有時間盯著那碰撞的光芒觀看,他們第一時間的選擇是跑。
    跑的越遠越好,這種級別的碰撞,如果露出一點的光芒,就是他們身死之時。
    金光,三色的指芒,散發出無數道氣芒,在虛空之中崩碎了開來,那承載了大晉王朝不知道多少年的京城,在頃刻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裂紋。
    整個京城,都在震顫,更有上萬間的房屋,在這震顫之中,頃刻化成碎粉。
    三分神指的最后一招,竟然沒有能夠占據上風,這讓方凌身上隱含的雄霸的傲氣,陡然提升了起來。
    “接我一拳!”
    左手天霜拳傲雪凌霜,右手排云掌排山倒海,左腿風神腿風卷漏殘。
    那出現在金霞之中的身影,面對鄭鳴排山倒海一般的威勢,眼眸中閃過的,是熊熊的戰意。
    他手中長劍揮動,無盡的金霞,在虛空之中化成一龍、一虎、一龜。龍迎天霜拳,鳳舞排云掌,而那金色的神龜,則是硬接風神腿。
    而就在兩人交戰的時候,又有兩個老者,從遠處跨步而來,那走在最前方的老者身材高大,眉眼之間,更是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皇者氣概。
    司空皇族最強的老祖,也是鎮壓司空皇族氣運的老祖。他看到那霜天云地之下的金色劍光所化的龍虎龜,眼眸之中就是一凝。
    “驚龍訣、暴虎訣、神龜訣!”說出這九個字的司空皇族老祖,眼眸中閃爍著一絲的嫉妒。
    “司空兄,咱們一起出手,萬萬不可放走了這兇徒!”王家老祖看到這兩名老者的到來,聲音之中充斥著五金恨意的喊道。
    他王家這一次的損失,可不止一個宅院,那四名三品強者的死,讓王家老祖的心疼。
    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心疼,畢竟培養四個三品的武者,可不是容易的事情。更何況這四個三品武者,還都有晉級的可能。
    司空家族的老祖看著狼狽不已的王家老祖,心中暗自有些爽利,但是他們三家畢竟有共同的利益,所以他心中就算是爽利,也不能說出來。
    “王兄,如果金兄留不下這個人的話,你覺得咱們聯手,可以留下他嗎?”
    司空家族老祖的話,讓王家老祖的臉色一頓,他自己很清楚,到了他們這種級別的武者,能夠擊敗是一回事,但是要將這等的存在留下,卻難比登天。
    就好比他們三個,雖然司空家族的老祖最強,但是卻殺不了他們兩個。
    所以,就算是司空家族對于他們兩大家族的掣肘很是不爽,卻也不敢對他們動手。
    現在,這個其實沖天,和金無神打的看上去不分勝負的男子,實在是讓他難以說出留下兩個字。
    “王兄,你們王家怎么行事如此不小心,竟然得罪了這種存在!”那謝家的老祖,聲音之中卻帶著一絲責怪的道。
    對于謝家老祖的話,王家老祖的臉色,更加的難看。實際上在他的心中,對于得罪這等的存在,心中也充斥著懼意。
    畢竟,他們王家家大業大,要是有這么一個不知道來歷的對手,那就是一個大的災難。
    就在三人說話的時候,兩道身影,在虛空之中分散了開來,一個自然是鄭鳴,而另外一個,則是一個身高七尺,手持七尺長劍,頭發斑白的男子。
    這男子雖然面貌平庸,但是他站在哪里,給人的感覺,就是萬劍的王者,讓人不覺為之低頭。
    大晉王朝的劍帝,金無神!
    那劍氣縱橫九千里的劍帝,那一劍出,偌大王朝為之俯首的金無神!
    對于金無神的氣勢,謝家老祖等人,可以說都已經熟悉,所以他們更多的是關注鄭鳴。
    鄭鳴落在金無神的對面,此時他的身上,充斥著雄霸獨霸天下的氣息。滾滾的三分歸元氣,在他的身上不斷的運轉,無盡的天地,都好似要在他的身下屈膝。
    他的裝束,和金無神相比雖然好似有點不一樣,但是從氣勢上來說,他并不比金無神遜色死絲毫。
    甚至給人的感覺,他的氣勢,絲毫不次于那劍帝金無神。
    “在下金無神,不知閣下如何稱呼?”金無神長劍拄地,淡淡的問道。
    鄭鳴對于金無神,此時也多了一絲的佩服,剛才兩個人猶如電光石火的交手之中,他將天霜拳、風神腿、排云掌全部施展了一遍,卻也沒有能夠奈何金無神。
    金無神的劍法,已經超脫了他對劍的認識。
    怪不得能夠在大晉王朝做劍帝,就憑著金無神的劍法,整個大晉王朝,可以比擬上他的人,實在是太少。
    鄭鳴自然不會報上自己的名字,他稍微沉吟了剎那,淡淡的道:“雄霸!”
    聽到這兩個字,金無神哈哈大笑道:“好名字,也只有這個名字,才能夠配得上兄臺的武技。”
    鄭鳴此時,感到自己身上的雄霸英雄牌,已經開始有點消退的跡象,看來這英雄牌施展的時間,已經快要到了。
    這般的情況下,和金無神交手,鄭鳴并不覺得自己有勝算。而剛才的的一番拼斗,也讓他那洶洶的怒火,散發出了五分。
    “敢問雄霸兄,閣下為何來我大晉王城大開殺戒,可是我大晉王朝有什么得罪之處嗎?”金無神沉吟了剎那,沉聲的道:“如果有什么得罪之處,雄霸兄盡管說出來,該賠禮道歉的,我定讓他們賠罪。”
    雖然金無神在大晉王朝只是自己一個人,但是他的話,整個大晉王朝都會聽,因為在大晉王朝之中,金無神的地位就如守護神一般。
    鄭鳴此來,目的就是救出自己的父母,至于剛才的殺戮,無非就是要發泄一下心頭的怒氣。
    此時聽到金無神如此說,當下淡淡的道:“你們并沒有得罪我,只不過你們追殺我的徒兒,讓他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我這個當老師的,怎能不出來。”
    PS: 兄弟們昨日的支持,讓貓非常的感動,嗚嗚,無以為報啊,俺只能銘記心中。最后,求票票,讓俺臉皮厚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