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234 三分神指

  在三分歸元氣的支撐之下,鄭鳴就覺得自己體內的內氣,就好似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雖然沒有了道心種魔大法,但是鄭鳴卻有一種感覺,那就是四周百丈之內的天地元氣,都在快速的灌入到自己的體內。
    這種灌入,讓鄭鳴感到無比的舒爽,那雄渾之極的真氣,更是給他一種要飛起來的感覺。
    足足有數丈方圓,完全由真氣匯聚而成的破浪,鄭鳴一眼就看出了這種法訣的虛實。
    如果現而今催動的不是雄霸的英雄牌,鄭鳴一定會運用那破綻,直接將這一掌擊破。
    可是現而今,他卻愿意運用最直接,也是最霸道的方式,處理這朝著他洶涌打來的一掌。
    撕天排云的一掌,狂暴無比的擊打在了那滾滾的波浪上,王家那老者的身體,這一刻就好似一個被踢出去的皮球,飛速的朝外倒飛了出去。
    “一品強者,是一品強者!”王家那老者在倒地的剎那,一口鮮血從他的嘴角噴了出來。
    可是他此刻,根本就沒有理會自己的傷勢,而是大聲的道:“快請祖爺出手!有一品強者來犯!”
    幾乎就在他說話的時候,一個聲音從王家深宅之中傳出:“閣下,不知我王家有和得罪之處,竟然讓閣下如此大動肝火。”
    這聲音很清越,伴隨著這聲音,一個身穿黑色長袍的須發皆白老者,剎那間就出現在了鄭鳴的身旁。
    雖然這老者并沒有對鄭鳴出手,但是鄭鳴卻能夠感到,這老者好似和四周的天地,有一種融合在一起的感覺。
    如果說剛才出手的老者是一個溪流的話,那么現在這位出現的老者,就是一條奔騰不息的江河。
    鄭鳴從這老者的氣勢上,感覺這老者絲毫不次于現而今的自己,不過對于老者的問話,鄭鳴卻絲毫沒有回答的意思。
    二十分鐘的時間。已經用了五分鐘,如果在浪費下去,自己怎么對得起自己。
    所以,他根本就沒有理會老者的問話。而是催動體內的三分歸元氣,直接揮出了一指。
    三分神指——斷玉分金!
    伴隨著這一指的揮出,一道長有十丈的指風,朝著那老者直接點了過去。
    老者雖然全身戒備,但是他根本就沒有想到。鄭鳴根本就不給他說話,直接就開始動手。
    面對這充滿了殺意的一指,老者的心頭就是一變。雖然這一指簡單至極,但是里面充斥的勁力,卻給了他一種難以抵擋的感覺。
    后退,只有后退,躲開這一指才是王道,但是他多年的戰斗經驗告訴他,如果他躲開這一指,那么他的下場。恐怕比硬接這一指更加的凄慘。
    不能躲避,這個念頭閃動的老者,手掌翻動之間,滾滾的海浪,在他的手掌運動之間,匯聚在他的雙手之中。
    破浪滔滔,鋪天蓋地!而在這滾滾的波浪之中,更有一只巨大的鯨魚,在破浪之中咆哮沖出。
    鯨魚的出現,可以說讓老者這一章的威勢。直接增加了一倍,但是老者的神色,卻變的越加的鄭重。
    王家的武者,此時一個個都老老實實的站在遠處。他們大多數人都不知道這出手老祖的身份,但是老者出手的武技,他們卻都聽說過。
    王家威震天下的鯨吞訣。在他們聽到的傳說之中,這鯨吞訣在一品武者的施展之下,可以將一座山峰打碎。
    對于這種傳說,他們本來是不信的。但是現而今,看著那滾滾的破浪和咆哮的鯨魚,卻由不得他們不信。
    這是真的,這確確實實是真的。
    一時間,不少王家子弟的眼眸中,充斥著向往,他們也想有一天,自己能夠施展出如此威力的鯨吞訣。
    可是,當那鯨魚和鄭鳴的指風在虛空之中碰撞的時候,那威勢沖天的鯨魚,被十丈多長的指風,直接打破,滾滾的波浪,更是被那十丈的指風洞破。
    對于這老者,鄭鳴可沒有絲毫留情的意思,風神腿中的捕風捉影和暴雨狂風兩式同時施展,無數的腿影,朝著那老者瘋狂的轟了過去。
    這王家的老祖,修為也已經達到了一品的境界,但是他修煉的武技,無論是在威力上,還是在戰斗的運用上,都明顯的遜色于雄霸。
    所以,被三分神指的斷玉分金給打的有些真氣運轉不暢的他,在鄭鳴突襲之中,猶如狂風暴雨的腿法下,整個人只能快速的揮動雙手遮擋。
    “嘭!”
    一個沒有擋住,那老者的肩膀被鄭鳴重重的踢了一腳,黑衣老者就好似斷線的風箏一般,直接倒飛了出去。
    “轟轟轟!”一連砸到了七間房屋,這老者才算是重重的落在了地上,他唇間的獻血,不斷的流淌。
    看著猶如魔神一般的鄭鳴,老者的眼中充滿了恐懼,他大聲的道:“閣下,我們王家有祖輩在觀星劍宗修煉,閣下真的要和我王家不死不休不成?”
    雖然這黑衣老者將不死不休四個字,說的極其的響亮,但是只要是心智不差的人都明白,這個時候的黑衣老者,實際上就是在示弱。
    鄭鳴嘿嘿一笑:“不死不休,那就不死不休好了!”
    這一句話,讓那黑衣老者的臉色大變,與此同時,不少武者從四面八方沖了過來。
    四個同樣身穿黑袍的中年男子,快速的跑到那倒地的老者身旁,眼眸中全部都是不信的道:“老祖,您……您沒有事情吧?”
    那倒地的黑衣老者心中暗自感嘆,自己這副摸樣,像是沒有事情的樣子嗎?
    就在他掙扎著想要站起來的時候,就劍鄭鳴冷哼一聲道:“誰是王左軍?”
    王左軍此時正在人群之中,雖然他修為達到了四品,但是連一品的祖爺都不是對手,他心中很清楚,這種事情,實在不是自己能夠插上手的。
    看著那猶如魔神一般的人,他的心中充斥著恨意,同時他的心中也生出了一絲的疑惑。那就是這個人究竟是誰。自己王家,什么時候招惹了這等的人物。
    在王家,一直猶如天一般存在的老祖爺,竟然被人家一招擊敗。兩個人碰撞的真氣,更是將王家的前院,給打的七零八落。
    對于這個身影,此時的王左軍,心中一多半是怨恨。但是卻也帶著一絲的傾慕。
    畢竟,他也希望,自己能夠縱橫萬里,殺人天地之間。
    但是他絲毫沒有想到,這個人竟然問道了自己,他本能的想要開口,但是他心中的理智告訴他,不要開口。
    這個人著自己,絕對沒有什么好事情,所謂死道友不死貧道。這個時候,應該讓個高的老祖們頂著。
    可是他不吭聲,也有不少目光朝著他看來,在這些目光下,王左軍就覺得自己招惹了豬隊友。
    知道自己就算是想要躲,已經躲不過的他,正要大吼一聲,說什么爺爺就是王左軍,或者王左軍在此之類的話語時,卻被人直接抓了過去。
    他的身軀。就好似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束縛住,朝著那高大的身影倒飛了過去。
    他身上的力量,他的真氣,在這一刻。都施展不出來,他就覺得自己好似一個被抓住的螻蟻。
    這種感覺,讓王左軍非常的難受,他已經顧不得自己的顏面,大聲的喊道:“老祖救命!”
    被攙扶起來的老者,這一刻也明白這個家族之中的大敵。應該是沖著王左軍來的,如果是王家普通的子弟,為王家惹來了這樣大的禍事,老者絕對不會在乎一個子弟的死活。
    可是王左軍不一樣,王左軍是王家未來的希望,是王家未來百年地位的保證。
    他們這些人,雖然修為不錯,但是百年之后,就會變成塵土,而在他們的計劃之中,王左軍是支撐王家的重要力量。
    “這位先生,還請放下左軍。”老者說話間,顧不得自己的傷勢,再次騰空朝著鄭鳴沖了過來來。
    他的雙手,在虛空之中劃動之間,就出現了一道長有十數丈的龍影,朝著鄭鳴轟了過來。
    那四個同時沖了過來的中年武者,這一刻也同時出手,雖然他們四人的修為和那黑衣老者差的遠,但是他們四人卻用一種詭異的法子,將自己的攻擊力匯聚如一。
    也就是剎那功夫,這四個人同時揮出了一掌,洶涌的波濤,猶如瀑布,朝著鄭鳴轟然砸下。
    面對這兩種攻擊,鄭鳴臉色不變,他一邊催動三分歸元氣,在自己的身體之外形成了一個無形的氣罩。
    一邊揮指,朝著那四個攻擊他的中年武者,打出了一記三分神指。這一次,他施展的是三分神指之中的十萬火急。
    在那破浪和狂龍,瘋狂的轟擊在鄭鳴身軀上的時候,十萬火急也幻化出了上百道指風,朝著四個中間人轟了過去。
    四個中年人看到鄭鳴沒有躲閃自己的攻擊,眼眸中都帶出了一絲的喜色。
    雖然他們四人的修為,也就是三品而已,但是他們四人聯手的攻擊,一般的一品強者,也不敢憑借著自己的力量硬接。
    鄭鳴這個時候,任由自己等人的攻擊打在身上,在他們看來,這簡直就是找死。
    可是當那龍影和破浪打在鄭鳴身上的剎那,他們發現自己那無堅不摧的攻擊,竟然只能夠將鄭鳴的身體,晃動一下而已,那無形的氣罩,竟然沒有打碎。
    這怎么可能?
    不但四個中年人不相信,就是拿一品修為的王家老祖,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可是他們已經沒有時間吃驚,無數的指風,已經朝著他們洶涌打來。
    PS: 今日第二更,呵呵,三分歸元之下,看的舒坦兄弟們就給俺張月票,另外有評價票的兄弟,也給俺兩張吧,單位數的評價票,實在是讓人看著不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