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231 鯨吞訣

  時光如梭,剎那間已經過了兩日。
    雖然整個京城的百姓,實在是感應不出,這京城之中有什么變化,但是大晉王朝的豪族子弟們,一個個卻是顯得忙碌無比。
    他們忙碌的事情,實際上也只有一個,那就是每日聚集在王家的死囚牢外,等待著那個人的出現。
    司空龍象望著無盡的天際,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焦躁,他著急的是,鄭鳴為什么這個時候還不出來。
    雖然他已經算準,鄭鳴在這絕地之中,絕對沒有任何的招式可以施展,但是他的心中,還是有一些的忐忑。
    他隱隱約約中,竟然有一種暴風雨要來臨之前的靜寂,這種靜寂,實在是讓他感到壓抑。
    暴風雨,就憑著鄭鳴,他能夠攪動什么暴風雨,這里可是京城,這里有一品老祖坐鎮的京城。
    別說鄭鳴那刺殺術,就算是刺殺之法比鄭鳴高明上十倍的人,也別想救出人來。
    “出來了!”一聲大喝,頓時講司空龍象驚醒了過來,他順著說話的方向看去,就見一臉笑容的王浩泓,從里面走了出來。
    對于王浩泓,雖然司空龍象有同仇敵愾的交情,但是現而今,也忍不住對王浩泓有些嫉妒。
    這家伙成了左軍公子的聯絡人,一起回來的那些世家子弟,哪一個都在討好他。
    雖然,司空龍象對于這種討好的行為,很是不爽,但是再表面上,他該討好的,還是要討好。
    “浩泓兄,左軍公子怎么說?那姓鄭的小子,是不是已經有了動作?”
    “浩泓大哥,您給左軍公子說,萬萬不可一下子將那姓鄭的小子殺死,咱們要弄的。是要讓他受盡痛苦而亡。”
    各種各樣的聲音,圍繞著王浩泓。就好似一個個蒼蠅,在王浩泓的耳邊嗡嗡的叫。
    王浩泓八面玲瓏,和那些圍上來的人,打的可謂是火熱。一時間大多數人,都從王浩泓那里,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溫暖。
    只不過司空龍象,對于王浩泓的嫉妒。在這一刻,卻更多了起來,就在司空龍象強作笑容上前的死后,王浩泓一笑道:“司空兄,我正好要去見左軍堂哥,您不如和我一起過去?”
    這一句話,頓時讓不少人看向司空龍象的神色,充滿了羨慕。
    司空龍象心中暗道這有什么好羨慕的,但是他的臉上。還是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了笑容。
    沒有推辭的司空龍象,陪伴著王浩泓走進了偌大的王家府邸。侍立在四周的武者,對于兩個人的進入。就好似根本就沒有看到一般。
    可是,司空龍象卻能夠感到,最少有十數個,用眼眸在兩個人的身上掃過,其中有一個人的眸光,更是給他了一種猶如利刃的感覺。
    一個占地在百丈的小院中,伺候著數十個年輕貌美的女子,這些女子或者嬌小玲瓏,或者高挑健美。每一個都是不可多得的天姿國色之人。
    不過相對于這些一個個猶如明月般的女子,最引人注意的。卻還是那擺在院子中間,圍成了一個圓圈的十八個大缸。
    這十八個大缸,高有三丈,缸粗更是超過了五丈。如此大缸要是光盛水的話,足足夠一戶人家用上半月。
    現在,這十八個大缸之中,全部都充斥著清水,只不過這些清水,并不是用來做飯洗涮的。
    在十八個大缸上空,一身黑衣的左軍公子,手掌正在緩緩的向后拉動,而伴隨著他手掌的拉動,一道道水流,從水缸之中沖出,匯聚在左軍公子的身前。
    這些水流,在虛空之中凝結不動,就好似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將它們團團包裹。
    可是看著匯聚如一的水流,司空龍象的眼眸中升起了一絲的懼意,他能夠從那匯聚在一起,足足有一丈大小的水團中,感覺到一股恐怖的力量。
    他司空龍象雖然不錯,但是在這股力量下,剎那就能夠被打成碎粉。
    鯨吞訣,這是王家祖傳的三大法訣之中的鯨吞訣。按照他們司空家族武庫之中的記載,這種鯨吞訣威力強大,修成者,可吸納四周的水性天地元氣為己用。
    雖然他知道左軍公子修煉的是鯨吞訣,可是看著那十八個大缸聚集無聲無息輸入的水流,他才真的感到,自己和左軍公子,存在著什么樣的差距。
    “轟轟轟!”
    一丈方圓的水球,在左軍公子的手掌倒翻的剎那,就轉順為逆,直接化成十八條撲向水缸的水龍,朝著那十八個大缸,狠狠的沖了過去。
    剎那間,十八個水缸,在虛空之中破碎了開來,無數的清水,朝著四周卷動而去。
    十八個硬比巖石的大缸,每一個都破碎成只有巴掌大小的碎片,被水一沖,四周卻是什么都沒有留下。
    左軍公子這一刻,才好似看到了司空龍象。他沒有開口,就好似一個君王,俯視著自己的臣子。
    司空龍象雖然很想和這位左軍公子對一下氣勢,但是他還是將這個罪人的想法,快速的隱藏在了自己的心頭。
    和左軍公子對視,他雖然是皇族中人,但是惹怒了這位左軍公子,恐怕也是死路一條。
    “司空龍象拜見左軍公子,公子修為通天,實在是讓龍象拜服。”
    王左軍朝著司空龍象點了點頭,隨意的道:“司空龍象,聽說你在小兒輩中,還算是不錯的。”
    在很多人的眼中,司空龍象就是小兒輩,而對于被這些人乘坐小兒輩,司空龍象也沒有什么值得生氣的,因為他在這些人的眼中,就是一個小兒輩。
    但是王左軍卻稱呼自己小兒輩,這讓司空龍象感到有一種屈辱感,畢竟王左軍比自己大也就是七八歲而已,他又憑什么說自己是小兒輩。
    可是看著似笑非笑,一副天地乾坤盡皆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左軍公子,司空龍象深深的洗了一口氣,沉聲的道:“多謝左軍公子夸獎,在下愧不敢當。”
    王左軍淡淡一笑道:“能夠闖到萬劍塔的第八層,你實際上已經很不錯了。”
    說到此處。王左軍看向了王浩泓道:“浩泓,你們沒有事情。來我這里作甚?”
    王浩泓對于這好似指責的話,感冒抱拳辯解道:“堂兄,司空兄是代表諸位兄弟,問一下您什么時候能夠讓那姓鄭的家伙束手就擒。”
    “左軍公子,那姓鄭的小子狡詐無比,他這么多天都沒有任何動靜,我覺得這家伙一定是必有所圖。左軍公子您一定要小心,不能給這小人所趁。”
    司空龍象說話間,朝著左軍公子恭敬的行了一禮,面容上顯得無比的鄭重。
    “哈哈哈,龍象你實在是太看得起那小兒,雖然我不知道他現在何處,但是他的援兵,根本就是半點都幫不了他。”
    王左軍說到此處,朝著左近一個穿著青色衣衫的美麗女子輕輕的招了招手。這本來充滿了書卷味道的女子,就輕聲地道:“司空公子,據情報顯示。那黑心老人現在已經帶著自己的女兒去了浪滄州。”
    “而傅玉清小姐雖然已經出了心劍閣,但是謝家三老。已經等在了百里外的茶園山,傅小姐雖然修為不凡,乃是天下少有的人物,但是再謝家三老面前,也難以進入京城半步。”
    “還有,傅小姐在離開心劍閣的時候,就已經負傷,這鄭鳴已經山窮水盡。”
    女子的聲音柔脆一如黃鶯,可是聽在司空龍象的耳中。卻有一種森然的殺機,讓他感到恐懼。
    鄭鳴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希望。這個結果,讓司空龍象很是歡喜,他知道王左軍絕對不打誑語,所以趕忙恭敬的朝著左軍公子道:“公子謀劃,小子佩服。”
    王左軍一揮衣袖,淡淡的道:“些許小人物,你也不必太在意,等你修為大進,站的位置高了,就會發現,這些小兒,不過就是小傷疤而已。”
    就在兩個人說話之時,一個美麗的侍女快步的走了過來道:“公子,您的午膳時間到了。”
    王浩泓當下快速的拉著司空龍象告辭離去,在走出王左軍的居住的小院,司空龍象忍不住撫了一下自己額頭的汗水,話語中滿是感慨的道:“左軍大哥的威勢,實在是讓人恐懼。”
    王浩泓的眼眸中,閃過的確實一絲的驕傲,不管怎么說,這王左軍,是他們王家的驕傲。
    “龍象兄回去,勸一下各位兄弟,有左軍大哥出手,那姓鄭的,只有死路一條。”
    說到此處,王浩泓輕輕的一揮手道:“雖然他對于咱們而言,也算是一個勁敵,但是他對于左軍大哥而言,也就是一個普通的小兒而已。”
    司空龍象點頭,此時他的心中,也覺得自等人,實在是被那鄭鳴嚇得太狠。
    而就在兩個人說話的時候,在京城的門口,一個身披黑色大氅的中年人,已經漫步來到了城墻口的告示出。
    本來這雄壯的中年人安步當車的走路,但是當他看到貼在城墻口的處決告示前,滾滾的殺機,猶如潮水一般的,在那男子的身邊匯聚。
    開始的時候,只是那些離得男子近的人,嚇得快速的離去,可是當半刻鐘之后,幾乎在場的人,就好似潮水一般的朝著四周跑了出去。
    雖然他們不知道那中年人是誰,但是從這中年人的氣息之中,他們感到了恐懼。
    “你是什么人?”守衛在城墻四周的護衛,一個個手持刀槍弓箭,將那人團團圍住,但是他們的聲音之中,依舊帶著顫抖,恐懼的顫抖。
    PS: 今日加更第一章,今日還有一更,看得爽,請兄弟們給貓貓最后幾票啊,俺要看看,俺究竟能夠得到多少兄弟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