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228 儀刀門(加更三)

  西風勁吹,迎面猶如刀!
    李小朵迎著寒風,大踏步的朝著前方走動。天地無盡蒼茫,對于從來都沒有離開過鹿鳴鎮的李小朵而言,這條路,實在是很難走。
    可是這條路無論如何難走,李小朵都要走下去,老爺被帶走了,夫人也被帶走了,小小姐也被帶走了。
    他們是因為二少爺的事情被帶走的,雖然李小朵不知道二少爺究竟又惹上了什么麻煩,但是李小朵知道一點,那就是她一定要趕到若蘭山。
    若蘭山,傅玉清在離去的時候,給她交代的,如果鄭家有什么大禍,可以去若蘭山秋月軒,那里可以聯系上傅玉清。
    當那些如狼似虎的黑蛟衛沖入鄭家的時候,李小朵想到了反抗,但是她唯一的理智告訴她,就憑她現在那三拳兩腳的手段,對付一般人還行,對付黑蛟衛,根本就是死路一條。
    她李小朵死不足惜,但是她不能死,她要將鄭家遭受了劫難的消息傳給傅玉清。
    在她的眼中,少夫人是一個無所不能的人,只要將這個消息傳給少夫人,少夫人一定能夠救下老爺一家。
    若蘭山怎么走,李小朵不知道,但是她卻執著無比的向人打聽,朝著若蘭山的方向前進。
    這一路上,李小朵一共遇到了七次賊寇,十三次無賴流氓,而她也殺了三十一個人。
    李小朵的手中,拿著的是她平常用來做飯的菜刀,只不過現在,這柄刀已經砍下了三十一個人頭。
    當她第一次將人的頭砍下來的時候,李小朵自己吐得一塌糊涂,甚至她覺得她自己整個人,都要崩潰了。
    之所以她沒有崩潰,之所以她強行走下去,只是因為她的心中,還有一個信念。
    這也是現在唯一支撐她走下去的信念。那就是她一定要找到傅玉清,一定要讓傅玉清來救鄭鳴。
    再翻過兩座山。就能夠到若蘭山,這是李小朵從一個面容樸實的農夫口中得到的答案,當這農夫手指著若蘭山方向的時候,李小朵覺得很近。
    可是有那么一句話,叫做望山跑死馬,從告別那個農夫到現在,李小朵已經走了整整一天。但是她依舊沒有來到第一座山峰的前。
    早知道如此,就將少爺那一匹黑牛給牽來了,那家伙的速度很快,有它當坐騎,自己應該能夠早一點來到若蘭山。
    不,不會是早一點,應該是早很多。
    平時鄭鳴不在家的時候,都是她李小朵照顧那頭黑牛,雖然老黑那家伙很驕傲。但是李小朵相信,在這危急的時候,老黑一定會讓自己騎上它的。
    要是再不讓騎。自己……自己就將那匹黑牛給了結了,在少爺家里出了這么大事的時候。這黑牛還傲嬌的不讓自己騎,那要這匹黑牛,還有什么用。
    緊緊的攥了一下自己手中的菜刀,李小朵忍不住撲哧笑了起來,黑牛還在鹿鳴鎮,自己想這些還有什么用。
    “哞哞……”
    一陣牛叫的聲音,從外面傳入了李小朵的耳中,李小朵覺得這牛叫聲,此時顯得特別的熟悉。
    黑牛。是老黑的叫聲,不對。老黑自己,怎么可能來到這里,應該是誰家的牛,自己聽到了叫聲,覺得熟悉,他不可能是少爺的老黑。
    李小朵用力的晃了晃腦袋,目光朝著牛叫的方向看了過去,就見一匹龐大的黑牛,從遠處快速的奔跑了過來。
    是黑牛,就是少爺那匹黑牛,它怎么跑到這里來了,看到黑牛的剎那,李小朵有一種終于見到親人,想要哭泣的感覺。
    “你……你怎么過來了!”拉著黑牛,李小朵的眼睛中,充斥著淚水,這一刻,他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么,只是讓自己的身子,緊緊的挨著黑牛。
    她只有這樣,才能夠讓自己感到溫暖一點。
    “哞哞!”好似理解李小朵在問自己,所以黑牛發出了哞哞的聲音,只是可惜的是,黑牛只會發出這樣的哞哞聲。
    但是這對于李小朵而言,已經足夠了,他需要的,就是一個可以讓她依靠的坐騎。
    “老黑,少爺現在有難,我要到若蘭山求援,你不能不讓我騎啊!”李小朵說的溫柔和順,但是她手中的菜刀,卻高高的揚了揚!
    看到那菜刀,黑牛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小小的懼意,雖然它并不覺得這菜刀能夠奈何得了自己,但是它在李小朵朝著自己揚起菜刀的時候,明顯覺得自己的脖子有點顫抖。
    這好似也有點不科學,自己怎么會怕一個女人手中的菜刀。
    跨上黑牛,李小朵頓時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傻了,要是早能夠騎上這黑牛的話,恐怕昨天就到了若蘭山。
    山風呼嘯,李小朵就覺得自己四周的環境,在不斷的變幻,也就是眨眼的功夫,她發現自己竟然已經穿過了一座山峰,而另外一座山峰,也在朝著自己不斷的接近。
    大黑牛好似要將自己多年都沒有表現出來的速度,在李小朵這個主人面前表現一把,所以速度真的很快,也就是半個時辰的功夫,就已經來到了若蘭山前。
    若蘭山是一座高有百丈,占地足足有百里的山脈,幾十座山峰之間,只有崎嶇的小路通行。
    站在若蘭山下,遙望若蘭山,除了山石,就是樹木,那秋月軒,卻不知道在何處。
    李小朵雖然心中一時間無從找起,但是她本人,卻沒有半分氣餒的情緒,不管怎么說,她已經來到了若蘭山,只要她用心找,一定能夠找到秋月軒。
    少夫人,是不會欺騙小朵的。
    艱難的,想要從大黑牛身上下來,但是那晃到了一下自己龐大身軀的大黑牛,卻直接將李小朵的身軀,再次弄到了自己的背上坐穩。
    再然后,李小朵就看到這匹黑牛,腳下好似生風一般,在那崎嶇無比的小山路上,如履平地一般的奔走。
    也就是眨眼功夫。黑牛和李小朵,就已經來到了半山腰。可是在這半山腰內,卻根本見不到任何的人。
    更不要說李小朵心中所想的,能夠問路的山居人家。
    “黑牛,你走慢點,咱們還要找人呢!”李小朵雙臂抱著大黑牛的脖子,大聲的說道。
    大黑牛點了點頭,速度果然放慢了不少。但是這個慢,也只是相對于剛才。
    接近一個時辰的功夫,李小朵和大黑牛翻過了七八個山峰,但是依舊什么也沒有找到,而那秋月軒,更不用說。
    就在李小朵心中有點氣餒的時候,她的眼眸中,陡然出現了一個身影,這是一個蹣跚的身影!
    有人。第一感覺很是欣喜的李小朵,快速的催動大黑牛朝著那身影跑了過去,眨眼功夫來到那身影前。李小朵才發現這身影是一個老太婆。
    一個身材有些高大,臉膛紅潤。頭發如霜的老太婆。
    此時這老太婆正在拿著一柄破舊的柴刀,用力的砍著一棵手腕粗的樹木。只是老太婆的力氣好似有限,所以一連砍了七八刀,那樹木只是出現了幾個小小的豁口。
    看著如此年老的老人,還在如此用力的砍著樹木,李小朵覺得這個老人很可憐。
    雖然她有很急的事情,但是她還是決定,幫著這老太婆將這棵樹砍斷了再說。
    從黑牛上跳下來的李小朵,快速的來到老太太近前。沉聲的道:“老奶奶,這棵樹。讓我幫您砍一下。”
    說話間,不等那老太婆坑聲,就從老太婆的手中,接過了她砍樹的舊柴刀。
    砍木頭對于李小朵來說,并不陌生,在沒有進入鄭家之前,李小朵也是家里的勞力之一,砍樹做飯都是家常便飯。
    而跟了傅玉清之后,雖然沒有人逼著他干活,但是做飯館的,怎么少的了劈柴做飯。
    但是,當李小朵覺得自己能夠在三刀將這顆手腕粗的小樹砍斷的時候,他第一刀砍在了這棵樹上,剎那間,李小朵就覺得,自己的手震動的無比厲害。
    差一點,那手中的柴刀,就要到飛出去。而那手腕粗的小樹上,只不過留下了一個細細的刀痕。
    這樹怎么可能這么硬,李小朵手握柴刀,做出了一個聚力砍樹的姿勢。這個姿勢在普通人看來,真的是最平常不過,但是那老太婆的眼中,卻閃過了一絲的寒光。
    傅玉清傳授給她的東西,都是不系統的東西,要是匯聚在一起的話,可以分為三掌,七刀,一擒拿。
    而現在李小朵砍樹的姿勢,則是七刀之一,李小朵試過七刀,正是因為七刀,所以她手中的菜刀,才能夠保護著她一直來到了若蘭山。
    “咔!”
    只是一刀下去,那小樹就被直接從中間砍成了兩段,本來眼眸中,只是露出寒光的老太婆,那渾濁的眼眸之中,這一刻除了驚喜,還是驚喜。
    她也顧不得掩飾,伸手抓住李小朵的手腕,手掌快速的在李小朵的身上拍打了起來。
    李小朵根本就不知道是一個什么情況,她想要掙扎,但是那老太婆的手掌,就好似一個小鉗子,讓李小朵絲毫動彈不得。
    “哈哈哈,好,非常的好,那個姓傅的丫頭,果然是一個有心人,這么好的苗子,也讓她找到了。”
    “哈哈哈,這是天不滅我儀刀門,好,丫頭,你跟我來!”老太婆說話間,拉著李小朵,猶如一陣狂風一般,朝著山后直沖了過去。
    李小朵想要說話,李小朵想要讓這老太婆松開自己,可是,老太婆的速度實在是太快,那滾滾的狂風,讓她一時間有點張不開嘴來。
    而當老太婆停下來的時候,李小朵看到了三個字——秋月軒。
    PS: 第三更奉上,求支持,求月票,拜求一切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