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226 (加更一)

  “爺爺,您一定要想想辦法,救救鄭鳴他們一家啊!”鄭驚人跪在地上,懇求的說道。
    在鄭庸恩的子孫之中,最丑的無疑是鄭驚人,但是最得鄭庸恩欣賞的,也無疑是鄭驚人。
    雖然鄭驚人離開了鄭家,但是鄭庸恩對于鄭驚人的關心,卻從來都沒有少過。此時看到自己的孫子活著回來,鄭庸恩的臉上,就露出了一絲的笑容。
    但是看著跪在地上的鄭驚人,鄭庸恩面容中充斥著無奈的道:“孫兒,這件事情,你覺得爺爺能夠解決的掉嗎?”
    這句話,鄭庸恩說的很平靜,可是在這平靜之中,更過的,是一種無力感。
    鄭驚人能夠感到自己爺爺那種無力感,確實,這件事情,不是自己爺爺能夠解決的。
    但是他鄭驚人,除了來找自己的爺爺,真的沒有其他的辦法。
    看著自己爺爺有點頹唐的模樣,鄭驚人沉吟了剎那,恭恭敬敬的朝著鄭庸恩磕了三個頭,然后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你要去干什么?”攔住鄭驚人的,不是鄭庸恩,而是鄭驚人的老子鄭霸。
    “我……我要去京城,雖然不能給幫著鳴少什么,但是總是讓他有一個伴不是。”鄭驚人的眼睛之中,已經沒有了以往對自己老子的怯意,大大方方,鄭重無比的說道。
    鄭霸的神色一變,他先是覺得有點惱怒,隨即這種感覺,又變成了一種欣慰。
    但是,他還是不希望讓鄭驚人去找鄭鳴,因為那才真是九死無生。
    就在他準備開口阻攔的時候,就聽鄭庸恩道:“讓他去吧,他已經不是咱們鄭家的人,他愛去哪里,都是他的自由!”
    鄭霸對于自己老子的話,從來都不敢違抗。而就在他遲疑的時候。鄭驚人已經快速的從他的身邊跑了出去。
    “爹,你怎么能夠讓驚人去京城呢。您又不是不知道,京城那地方,是多么的危險。”鄭霸這個時候的話語中,帶著一絲的不滿。
    鄭庸恩嘆了一口氣道:“現在整個鄭家,都處在風雨飄搖之中,留他在鄭家,也不安全。”
    “還不如讓他出去。說不定到咱們鄭家有滅頂之災的時候,他因為在外面反而能夠保存下來。”
    說道此地,鄭庸恩笑了笑道:“從此地到京城,有幾十萬里的路程,他絕對不會比鄭鳴更早趕到京城。”
    “說不定等他到了京城的時候,整個事情,已經塵埃落定了。”
    鄭霸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豁然,他苦笑一聲道:“但愿吧。只是這次鳴少他……”
    鄭庸恩和鄭霸父子同時搖了搖頭,他們在晴川縣,雖然是人物。但是面對這樣的事情,他們發現自己在這件事情上。真的是什么都做不到。
    他們做不到,但是為鄭鳴努力的,卻并不是一個人,此時,在一片山野之間,一身緊身衣裙的姬空幼,正孤身一人行走在荒野之中。
    紫色的面紗,遮擋著姬空幼嬌媚的臉。只是此刻,正在悶頭趕路的姬空幼陡然停了下來。
    她纖細的手掌。更是將手中的玉笛緊緊的攥了一下。
    “是誰,既然來了。就給姑奶奶出來,藏頭露尾的,算是什么男人?”姬空幼的話說的雖然不好聽,但是她的聲音,卻一如深谷之中的黃鸝。
    “哈哈哈,姬姑娘真是好久不見。”淡淡的聲音之中,就見一身黑色長袍的男子漫步走了出來。
    黑色的長袍,一般給人一種陰沉的感覺,但是此時這黑色的長袍穿在男子的身上,給人的感覺是穩重,是敬畏,是上位者的威嚴。
    男子二十四五歲的模樣,樣貌英俊,眼眸中淡淡的笑容,總是給人一種忍不住親近的感覺。
    姬空幼看到這個人,臉色變了一下:“凌風公子,哎呀,您來這空音山,莫非是要尋找我那玉清妹妹。”
    “嘖嘖,玉清妹妹不但讓我那師兄神魂顛倒,而且還讓凌風公子您魂不守舍,嘿嘿,真是讓人羨慕啊!”
    從姬空幼的表情上,幾乎所有人都能夠感到這個女人的歡喜之意,但是凌風公子卻知道姬空幼的厲害。
    他對于姬空幼,從來都沒有任何的掉以輕心,所以他平靜的道:“姬姑娘,不知您這是要去何處?”
    “凌風公子您如此關心奴家,是不是對奴家有點意思,要是這樣的話,那奴家實在是欣喜不已啊!”雖然姬空幼的臉在輕紗之下,但是她的話語,卻是給人一種無邊的挑逗之意。
    在這挑逗下,凌風公子就覺得自己有點平靜不下來,但是凌風公子畢竟是凌風公子,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此處距離心劍閣只有十里,姬姑娘如果不想被心劍閣追殺,最好還是不要施展這種小手段。”
    “更何況,凌風也不是姬姑娘這種小手段,可以對付的人。”
    姬空幼的笑聲,剎那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一股冰冷氣息從她身上升起的剎那,姬空幼給人的感覺,竟然變成了那夜色之中高高在上的明月。
    可以遠觀,卻不可以褻玩的明月。
    對于姬空幼的善變,凌風公子雖然心中已經有了準備,但是此時還是不由得暗叫了一聲妖女。
    “既然凌風公子無疑和奴家糾纏,為何要攔住奴家的去路。”姬空幼說話間,上前踏了一步。
    凌風公子并沒有后退,他看著踏步向自己走來的姬空幼,平靜的道:“我無意和姑娘為難,只是不希望姑娘再往前行,還請姬姑娘就此離去。”
    姬空幼聰慧無比,她從凌風公子出現之后,就已經猜到了凌風公子的來意。
    和凌風公子的胡攪蠻纏,只是她的一種手段,現在看到這種手段并沒有任何的用處,姬空幼的身上,開始散發出一股肅殺之意。
    “姬姑娘,我勸你最好還是不要傷了和氣,雖然在下不一定是姑娘你的對手,但是這心劍閣之中。不希望姑娘打擾玉清修煉的人有很多。”
    “如果姑娘真的硬闖的話,不但完不成你要做的事情。說不定還要賠上自己的性命。”
    說道此處的凌風公子,平靜的一笑道:“姑娘從來都是不做虧本的買賣,何必為了一個鄭鳴,讓自己陷入危急之中呢。”
    姬空幼那雙猶如星辰般的眼眸,定定的看著站在自己前方的凌風公子。
    她的心中,此時充斥著猶豫,論起來。她和鄭鳴的交情,真的很少,甚至可以說,兩個人還是對手。
    要不是鄭鳴打亂了自己的計劃,自己伏擊傅玉清的事情,說不定機已經成功了。現在鄭鳴死,對自己而言,實際上是一件很有利的事情。
    自己為什么要救一個仇敵,自己為什么要幫著那個家伙。不。自己不是幫鄭鳴,自己只不過是來害傅玉清,攪亂她的心神。讓她不能靜心修煉。
    對,就是這樣!
    瞬間堅定了自己心頭的信念。姬空幼的手掌,握住那狹長刀柄的力氣又多了兩分。
    “既然凌風公子如此說,那我就不打亂玉清妹妹的心境,不過當玉清妹妹出關,知道凌風公子你阻攔我不要我向她說起這件事情。”
    輕輕嬌笑的姬空幼,聲音猶如風中晃動的銀鈴一般:“我相信,玉清妹妹一定知道凌風公子你的一片苦心,絕對沒有半點責怪你的意思。”
    這句話剛剛說完,凌風公子的眼眸中就是一頓。從他的眼睛中,這一刻更是生出了一絲冰冷的殺意。
    他雖然覺得自己這是為了傅玉清好。但是那個鄭鳴要真的死了,而且還是自己阻攔姬空幼給傅玉清報信,那么傅玉清以后會自己看自己。
    一時間,他的心神中,竟然出現了意思錯亂。
    對于高手而言,他們的出手,很多時候,爭取的只有一線,在攪亂了凌風公子心神的剎那,姬空幼手中的玉笛,陡然朝著凌風公子快速的點出。
    無數的光影,在虛空之中組成了一片的云幕,閃亮人的雙眼,讓人不覺為這美麗的景色所沉醉。
    “賤人,爾敢!”沒有想到姬空幼真的會對自己動手的凌風公子,倉促之間,衣袖一揮,滾滾的真氣,在他的衣袖之間聚集成了一片黑輪,朝著那一片碧綠的光幕迎了上去迎了上去。
    要論起二者的大小,自然是衣袖匯聚的黑輪占了優勢,可是凌風公子畢竟是倉促迎敵,而那姬空幼施展的,還是她這些年來,一直費心修煉的碧海訣。
    這一擊之下,凌風公子的衣袖,被點出了四個窟窿,不但如此,凌風公子那手腕虎口處,還多出了一道細細的血痕。
    雖然只是一點小傷,但是這已經讓凌風公子丟盡了面子。
    “哈哈哈,凌風公子,不用再送,等我見了玉清姐姐,再和您好好的敘上一敘。”
    清脆的聲音之中,姬空幼整個人,就化成了一道紫色的光芒,朝著遠處直沖而去。
    可是,就在姬空幼前沖的剎那,虛空之中,飛出了三道飛石,這三塊飛石,速度快捷無比,但是再飛出的時候,卻沒有半點的生息。
    而且,這飛石最可怕的是,在飛出的剎那,竟然和四周的天地,詭異的合為了一體,在這飛石之下的姬空幼,竟然感到無論自己如何的躲閃,那飛石都要打在自己的身上。
    宗師級高手!這個念頭在姬空幼的心頭一閃,她努力的挪動了一下自己的身軀,避開了那三顆飛石打來的要害。
    雖然,警覺讓姬空幼避開了最危險的部位,但是她的氣血翻騰之下,還是不由的吐了一口血。
    沒有絲毫停留的姬空幼,拼命的催動自己的內息,整個人猶如狂風一般的離去。
    PS: 加更第一章到了,求月票,最后的時刻,讓我們沖上去,還有兩章!